CITY西安—第9個“國家中心城市”資訊新聞站點
陜西GDP從18位升至第14位陜西生產總值首次突破兩萬億
發布日期:2021年02月05日   文章來源:本站原創 文章作者:佚名 文章閱讀量:  

隨著全國各地成績單的公布,陜西省位列第14位。受疫情影響,陜西各地“冰火兩重天”。 

這十年,陜西從第18位走到今日第14位?!耙环剿烈环饺恕?,陜西有三種不同文化、地理和自然形態。疫情,成為檢驗陜西經濟動能的“試金石”。這一年,陜西有哪些顯著變化? 

排名:陜西位列全國14位

陜西“爬坡”這十年,也是中國經濟轉型期:從“保八”到“常態化”,再到今日的變化。

這十年,陜西GDP先后超過遼寧、黑龍江、廣西和內蒙古自治區等,從18位升至第14位。這期間,陜西也經歷包括“能源經濟”滑坡等。2017年,陜西生產總值首次突破兩萬億。

梳理數據,陜西GDP多年增幅在8%左右。這背后,是以西安為核心的關中城市群成長,陜北“能源經濟”逐步起色,以及基數較低的漢中、安康等陜南高位數增長。

陜西GDP從18位升至第14位陜西生產總值首次突破兩萬億

2020年疫情影響,位次再次變動。比如,湖北短暫“讓位”福建;比如,貴州連超內蒙和遼寧,陜西出現近些年2.2%增速新低:

受影響最大的,是工業化和城鎮化率都較低的城市。比如,安康、商洛和楊凌等。

從現狀來看,陜西將與江西長期在第14位PK。根據西安制定的2025年GDP過1.4萬億目標帶動下,陜西可能將在2024年突破“三萬億”。

變化:陜西內部之變

2020年,是不平凡的一年。對于整個陜西省來說,更具有現實意義。

第一,關中正在發生新的變化:2019年,寶雞28年來GDP首次超過咸陽,連續兩年GDP增速穩定在3%左右。

在西安帶動以及“關中協同”的大背景下,2020年咸陽終于止住下跌。但是,“西咸合體”無法實現,行政割據依然存在,咸陽將依舊存在“無中心”和“無平臺”,假以時日渭南很可能將“趕超”咸陽。

陜西GDP從18位升至第14位陜西生產總值首次突破兩萬億

第二、陜北出現“雙核城市”:最新規劃中,榆林將成為“陜西雙核”之一。此前,它被國家劃進“呼鄂包榆城市群”。

客觀來看,限于產業結構、地理特征和人群基數等,延安大概率保持當下的現狀。但是,隨著環境變化以及能源經濟的持續恢復,榆林將成為陜西“GDP新一城”。

第三、陜南地區將陸續“恢復性反彈”:除漢中外,安康和商洛大幅下滑。它們,皆屬于“南水北調”重要水源區和“秦嶺”生態保護區。

疫情前,它們高速GDP增長率,主要源于“長個子”,得益于城鎮化、固投和三產。疫情后,陜南預計將“恢復性反彈”。但是,“生態和綠色”工業化,需要一個強大中心城市帶動。

趨勢:為何是“國家中心城市”

從最新夜景燈光圖上看陜西,我們會發現國家中心城市的特征。

中國有九個“國家中心城市”,西部有三個:成都、重慶和西安。早些年,有學界提出“西三角”。隨著“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”上升為國家戰略,某種程度上西安是一個真正的“單核”。

至此,西安“破萬億”成為標志性事件:要知道,西北面積占全國30%,“萬億”的出現,標志著西部經濟重要“一極”真正成型。

陜西GDP從18位升至第14位陜西生產總值首次突破兩萬億

從衛星地圖可看出,“西咸合體”必要性。這里,就需提到一直在加速的西咸新區:

2020年增速達7.2%——和咸陽形成強烈反差。有人說,是因西安拿走了咸陽的地。實際上,占西咸新區GDP60%左右的灃東和灃西,其行政轄區主要在西安。其它區域,代管前后對比即明。

西安發展,決定著關中城市群、陜西省乃至西北的引領作用。

人口:一個高度聚集的中心

從現實來看,產業、人口和資源向優勢地區聚集,這是大趨勢也是事實。

研究城市史就知道,亞洲是世界高密度城市的代表。以日本為例,面積僅占3%的東京都市圈,有著30%以上人口和GDP;在中國,面積占2%的長三角,占全國16%的人口和25%GDP。

關中,23%土地占了63%人口。對于西安這個“單核”來說,已占陜西38%GDP和26%人口。

陜西GDP從18位升至第14位陜西生產總值首次突破兩萬億

實際上,第一個有“天府之國”之稱的關中,“八水長安,金城千里?!边@些,是西安成為十三朝古都之所在。

這些,是陜北黃土高原和以山區為主的陜南不具備的。那么,“本是同根生”的西咸兩城,因行政割據導致各種政策、發展和交通等融合度不足。但是,它并不能阻止兩城人本就是一家人。

流動:中心的價值所在

當下中國特大城市和城市群,是人口絕對集中地區。根據百度大數據顯示:

2021前十大城市人口遷入量占全國13.3%,因疫情影響相較一年前25.5%下降幅度較大。對于西安來說,疫情前“關中平原城市群”范圍城市遷入度為6.5%,全國范圍城市為20%。

盡管由于疫情,這些指標出現下降。但是,西北的西安一直穩穩位列全國前十位。

陜西GDP從18位升至第14位陜西生產總值首次突破兩萬億

但是,這也不可避免對的區域經濟產生影響。

比如,作為“生態重地”的陜南,發展工業和制造業存在難度。由于疫情,經濟全面受到影響,也將影響人口的流動性。以陜南為例,其與西安之間的人口遷徙度,疫情前和疫情后有著較大變化。

這種情況下,關中內部流動性大幅提升,比如咸陽。這一是與西安經濟的吸附力大為提高,二也與城市通勤半徑擴大有關。

因疫情影響,經濟下行帶來自由遷徙度降低。未來,隨著疫情控制的好轉而恢復正常。



友情鏈接: 貴州網 | 長沙網站制作 | 百度 |
本網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。 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經書面授權。
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国精品产,亚洲精品国产字幕久久,99久久精品国产免费